Menu
header photo

五柳村导读

Blog Search

Blog Archive

Comments

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.

安德烈:『夹边沟祭事』受访者遭骚扰 艾晓明呼吁不要害怕

March 15, 2017

法广发表时间 14-03-2017 更改时间 14-03-2017 发表时间 23:18

 

人吃人的夹边沟今何在?知识人艾晓明荒原寻踪。
 
广东中山大学退休教授艾晓明拍摄的纪录片『夹边沟祭事』近日在香港上映后引起轰动,但是当局却在调查她拍摄影片采访过的受害者家属。艾晓明发表公开信呼吁受访者不要害怕。“当局像遮掩文革一样遮掩反右”,有人在网上这样评述。
反右运动是世人公认的一起罪恶的历史事件,毛泽东1957年亲自发动,时任反右办公室主任邓小平亲自指挥,几百万知识分子被以莫须有的反党罪名或关入监狱,或流放偏远地区。反右运动七十年代末虽获评反,但因涉及整个体制,官方至今不愿意全面清算这一历史错误。

导演艾晓明采访了将近六十位当事人,影片描述1957年至1960年间,当局把3000多人送到位于甘肃省河西走廊荒漠地带的夹边沟劳改,其中2000多人因虐待和饥饿死亡,仅有几百人幸存。有人描述当时的情景“饿殍遍野,惨不忍睹”。

中国纪实作家杨贤惠早已出书描述这段历史,旅居美国的美学家高尔泰是夹边沟的幸存者,他最早出书揭露了夹边沟的罪恶。他的『寻找家园』一书,其中大量篇幅描述自己亲历的地狱般的残忍细节,引起强烈震撼。但『夹边沟祭事』纪录片被认为是“迄今唯一集体见证的影像记录”。有人看后表示:虽然早知道夹边沟,但看完影片,“超级震撼”。

艾晓明采访了几十名幸存者,遇难者子女以及当年的管教干部,试图还原历史。然而,做这件事引起中国公安系统的注意。艾晓明3月13日发公开信说,为『夹边沟祭事』一片已经第五次约谈,“今天我已无话可说,请古人代言”。

不仅她本人被公安多次约谈,还有公安人员去受访的遇难者子女家中,调查是否收到导演寄来的光碟。艾晓明痛指公安人员“你们调查,让年衰体弱当事人紧张不安,多少痛苦记忆浮现,又怎能没有后顾之忧,没有恐惧?” 作者不希望那些人因为接受她的采访而受到迫害,担惊受怕,活在恐惧中。

艾晓明呼吁受访者不要害怕,她将会把作品会赠给受访者,表示感谢、求教和纪念,“全是正大光明之事”。如果发生不测,“可以告诉我,我将委托律师并向有关方面申诉”。

艾晓明写到:“我去过夹边沟,我见过白骨被抛弃裸露荒野的样子。我还怕什么?而正在发生的这一切,够不够让你们相信,夹边沟的故事是真实的而不是我所编造?!”作者质疑,现况和当年“反右”何其相似,“五七年所发生的不就是这样吗?然后就被妖魔化,被侮辱,审判,送夹边沟。”

艾晓明的公开信在社交网络广泛转发。

艾晓明说,“我在这创作中,经历的不是过去,而是现在。 我们被阻拦在夹边沟之外,不允许我们前往右派坟场祭奠遇难者。那段历史里彷佛有某种密码,但当权者不允许解码。我感到,如果这是秘密,不能公开讨论,那正说明, 威胁人们正常生活的力量依然存在。”

推友AV69写到:“看了《夹边沟祭事》的电影,右派们遭遇堪比、甚至超过了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境地,只是没有焚烧炉存在,换成了茫茫戈壁。人间地狱,人性泯灭。可是它们仍旧还在……”

王冰认为;“夹边沟是中国的奥斯维辛,一个是种族灭绝,一个是政治灭绝…..发展下去,古拉格,夹边沟式的集中营一样会再现。奥斯维辛灭绝一样会出现,祷告吧,中国人!”

Go Back

Comment